首页 >> 网站动态

网站动态

《北平无战事》:彰显权力制衡的复杂美感
发布时间:2014-10-18  浏览次数:621

《北平无战事》讲述的是1948年-1949年围绕币制改革和政权争夺而发生在北平的一系列事件,故事从1948年的“7.5惨案”开始,到北平解放为止,核心事件的时间跨度仅几个月,涉及了国民党末期的几件大事,包括学潮、币制改革、反贪腐、元老派和少壮派夺权、国共谍战、和平解放北平等。看完全剧你会发现,尽管该剧充满了大历史的氛围,但是所有的历史事件走向都不重要,每个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参与了一场权力的游戏,个人在历史车轮面前的渺小和在权力制衡中的抉择,才是这部剧最大的张力和看点。

一般的历史剧,通常都是在讲一群人干了一些什么事,用了些什么方法和计谋,其重点都是在表现历史的切面。而刘和平历时七年创作的《北平无战事》,则比较创造性的把历史事件作为背景,其重点是表现人物面对命运时的抉择,和面对利益时的权衡,是一部充满实验性的政治剧。

权力游戏的第一要素,就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在《北平无战事》中,深刻的体现了这一点。

故事是从蒋经国钦命的少壮派大员曾可达检控方孟敖等人通共开始。作为蒋经国最大的棋子之一,曾可达一度是蒋最信任的人,几乎达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但是,随着反贪腐的案件越来越大,币制改革的推行,曾可达和蒋经国的关系变得微妙,尤其是曾可达几度试图在蒋经国需要人背黑锅的时候逃避决策,最终蒋经国选择了执行力更强也更黑手的孙秘术和王蒲忱,抛弃了曾可达,以至于最后曾可达身为国防部高级官员,落得个自杀的下场,而临死前蒋经国的最后一通电话,只留下了“不要再见”几个字。

曾可达和梁经纶同属蒋经国一手建立的铁血救国会,作为梁经纶的上级,曾可达一直非常强势,而梁经纶也利用自己的双重身份,为曾可达出了不少力。但是随着币制改革的形势转变,梁经纶价值变低,而且一定程度上成为反共的阻力,曾可达毫不犹豫的把梁经纶出卖给了元老派。

除此之外,徐铁英和自己的亲信孙秘书,孙秘书和战友曾可达,徐铁英和一条船上的马汉山,等等,都是看起来像朋友,分分钟翻脸互相拆台撕逼的状态。就连共产党内部,谢培东作为地下党,和北平地下党中央也是有一定的对抗状态。而地下党和既是共产党也是国民党的梁经纶更是明显的互相利用还假作信任。

作为核心人物的方孟敖,是一名国民党空军教官,同时还是早就被策反的共产党。刘和平曾表示,方孟敖是一个的骑士。在剧中,方孟敖的确像一个孤独的骑士,远离权力斗争,满腔正义,是充满光彩的人物,和剧中许多人都可称作敌人,比如马汉山是他的调查对象,曾可达是调查他的政敌,连父亲方步亭他都是带着憎恨。但随着斗争大幕的拉开,他成了马汉山的保护者,甚至到了惺惺相惜的地步,跟曾可达联手反腐,在私售军粮上达成一致,最终也和父亲彼此谅解。他和梁经纶颇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意味,两个人都有着坚定的信仰,一个是潜伏在国民党里的地下党,一个是潜伏在共产党里的特务,是绝对的敌人,却在反腐和救国上的思维和行为都相当一致。

曾可达和徐铁英分别是国民党少壮派和元老派的代表,在斗争的初期,彼此名义上合作实际上水火不容,曾可达甚至故意放任徐铁英杀人以攫取少壮派的政治筹码,然而面对更大的利益冲突,以及元老派在斗争中占据上风,曾可达摇摆着和徐铁英又达成了共识,共同出卖了梁经纶。

在最开始关于方孟敖等人通共的官司中,最大的嫌疑人方孟敖被蒋经国亲自打电话释放,已经体现出权力制衡中的端倪:蒋经国既要争取在年轻空军中有巨大威信的方孟敖作为自己的政治筹码,还要设法把这个有共党嫌疑的人争取成自己人,更需要通过方孟敖去查他的父亲方步亭的贪腐问题,借机打击元老派。

蒋经国在斗争中一度是占据上风了,他支持的曾可达领导的北平反贪腐,把马汉山徐铁英等人搞得焦头烂额,甚至直接通过蒋介石拿掉了华北剿总副司令陈继承。但是,为了推行币制改革,蒋经国开始出让利益,少壮派和元老派之间的妥协开始更加明显,最终把政治资本输得个干净。

徐铁英则是更加明显只认利益的人。为了20%的股份,他不仅可以栽赃自己的同僚,还打算放走共党崔中石。而剧中各个权力集团无不是为了核心利益进行了各种制衡,例如为了钳制蒋介石的“孔雀东南飞”计划,防止傅作义支援其他战场,共产党可以放任国民党为傅作义运军粮,为了保证和平解放,也可以放弃明明已是囊中之物的北平银行金银,甚至亲自劝说方步亭去台湾;而国民党内部的权力倾轧则更加厉害,蒋介石一边可以支持蒋经国而直接撤掉一个副司令,一边也为了四大家族的利益而免掉蒋经国,蒋经国一边支持曾可达打击徐铁英等人,一边也秘密授权其他人钳制曾可达,所谓反贪腐五人小组,分别代表了国防部,民食调配委员会,中央银行,警察局等各个机构,各怀鬼胎互相暗算,以至于最终反贪腐看起来大动干戈实际上毫无进展。

在《北平无战事》中,最大的突破性是淡化了正邪之争,不以国共两党的斗争作为主线。甚至于,在剧中,一切我们传统认为正义的事业,都看起来有一些模糊,而这正是《北平无战事》最大的魅力之一。

例如剧集末尾,国共两党都表明希望方孟敖飞去台湾,方孟敖非常失望的说,你们都希望我去,可是就没有人问我一句我想不想去。这句话代表了众多在历史车轮中那些人的心声,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往往其个体的价值和意愿都被忽略和模糊了,正如方步亭问谢培东,你搞地下党,老婆没了,女儿死了,甚至女儿被枪毙了你还是装作不知情,你们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崔中石临死前,徐铁英也问他,你不想想你的老婆孩子?事实上,他的孩子到最后也不知道父亲的死,而崔夫人在最终知道死讯之前,一直也是默默隐忍坚强生活,要拖着两个孩子趔趄在街上抢购一点大米,而没有人能给她提供一点帮助,连方孟敖这个自由骑士也不能。在更大的利益,或者更大的使命面前,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在牺牲个体,无论是否自主,连蒋介石也要为了平衡各方而牺牲自己儿子的政治抱负。在个人价值的实现面前,那些看似正义的事业,多少就有了一些模糊的阴影。

而剧中人的命运,在巨大的历史面前,就变得微妙和渺小起来。在一场复杂的斗争中,为了平衡各方利益,推进理想中的改革,蒋经国默许处决了肯定不是共产党的女学生;为了确保和平解放,共产党也选择了放弃方孟敖让他去台湾继续潜伏。失去了选择权的个体,苦苦挣扎在命运和责任中,成就了《北平无战事》最大的魅力,而方孟敖、崔中石、谢培东等人用自己伟大的牺牲,换来的更多人的欢颜笑语,则更加的令人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