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动态

网站动态

《爷们儿》:剧本硬伤拖累了好演员
发布时间:2014-10-18  浏览次数:503

本剧时间跨度长,所以李国生(张嘉译饰)这个角色具有足够的丰富性,一是身份变化较多:从少年到父亲,从工人到商人;二是情感经历丰富:前后三个女人,中间还穿插着其他没得手的追求者。对于这样的角色,张嘉译的演技颇有发挥空间,而他也表现出了应有的功力:当大队长来棒打鸳鸯强迫他与许婷分手时,剧中给了个长达一分钟的特写镜头——张嘉译始终一言不发,这个沉默的瞬间因为他坚定而痛苦的眼神显得动人心魄;多年以后,经历了各种悲惨境遇的李国生得知当年告密的人居然是“好朋友”刘全有(李乃文饰),这时同样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特写镜头:张嘉译沉默了一会儿,抽动了几下嘴角,微笑着说:“过去的事情不用再提”——所谓“百感交集”也无非就是这样吧。

以这样的表演水准,李国生本来有可能成为张嘉译的又一个代表性角色,但编剧把这个人物写出了前后不一的性格,因而让他的魅力大打折扣。《爷们儿》的主线剧情就是讲述李国生(张嘉译饰)如何仗义热心、如何为了别人委屈自己,而且几十年如一日——也许编剧认为这样的人物才“够爷们儿”。这就注定了要不停为主角李国生制造逆境,毕竟,为了原则主动扛起苦难才有爷们儿气概:比如被“黑五类”女友拖累所以无法提干啦、撞坏了公车自己掏腰包赔偿啦、为了帮助未婚先孕的女同事和她假结婚啦……等等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李国生为初恋女友徐婷(左小青饰)放弃了军队里的大好前程、为朋友背上了几万块钱的债务(注:70年代的2万块钱至少相当于现在的100万)、为女同事背上了道德败坏的骂名,堪称一个“我为人人”的老好人。而在为了给女儿上户口而和马添(朱锐饰)假结婚时,老好人却瞬间变成了铁石心肠:李国生作为,居然在根本对马添没有任何兴趣的情况下娶了这个痴情姑娘,结果就是:马添婚后两年都还是处女。于是,痴情一片的马姑娘在李家服侍婆婆、照顾小姑、做牛做马,同时还要被全家人摆脸色嫌弃“没有生育能力”,而我们的“爷们儿”李国生眼看着这一切却整整两年无动于衷——让一个女人身背二婚且不能生孩子的恶名,这是一个爷们儿应有的所为吗?之前我们熟知的热心肠汉子哪里去了?对于这么一个自相矛盾的李国生,张嘉译再怎么会演也无法让这个角色光彩照人。

小宋佳加盟《爷们儿》剧组,据说是出自张嘉译的力荐,这两人的对手戏果然出色:陈丽作为厂花级的风流人物,让风情万种的小宋佳来演再合适不过了,在一片灰色全无线条的80年代初,她穿着格子衬衫喇叭裤顾盼生姿的出场令人惊艳;寡言的李国生最初并没有赢得她的关注,陈丽每次和他的对话都显得心不在焉,抚弄头发的动作、飘忽不定的眼神既暗示出厂花的自命风流,又让人感受到她在面对男人时的居高临下和自命不凡。总之,小宋佳成功塑造出陈丽这种明星式的角色形象,让她之后未婚先孕、被人唾骂的遭遇显得更为悲惨。

陈丽和李国生的关系总的来说可以概括为“先结婚后恋爱”,李本来是出于同情才违心默认自己搞大了陈的肚子,因情势所逼才与陈两人结婚。但在婚后,陈丽靠美貌和聪明务实的处事能力征服了李国生,让这个总是大义凛然的“爷们儿”忍不住喷出炽热的表白:“我早就想霸占你了”。不过,观众却很难像李国生那样喜爱陈丽这个人物,因为陈丽在婚前婚后的态度变化实在太快,而且缺少交代:陈丽要去做流产,就诱骗李国生冒充她丈夫在人流单上名,在事情败露后,陈丽不肯说出真相,反而假戏真做地让李国生做替罪羊,然后借口父亲病重要求与李结婚——跳出来看,我们当然知道编剧如此设计是为了突出李国生的仗义,但从观众的道德标准而言,很难不感到陈丽过于厚颜和自私。为何这样一个人品可疑的女人在婚后就突然变得完美无缺?没人知道。总之,小宋佳饰演的陈丽美则美矣,但并不可爱,由于成长和变化的不自然,她也谈不上是个鲜活细腻的人物形象。

在张嘉译和小宋佳之外,李乃文的表演也颇值得观众称道,已经被贴吧群众亲切地称为“全有哥”。刘全有是一个头脑灵活、极端势利、善察言观色、会投机钻营的人,在军队里有个镜头足以说明这一点:他对大队长逢迎的下一瞬间,就完全对新兵换了张脸,由满脸堆笑转为趾高气昂。“全有哥”所有的反应都是可以预期的:走霉运了,就低声下气地找家人帮忙;升职了,就在家里当大爷摆谱;做错事了,总是眼光闪烁地扯谎掩饰;占理了,就咄咄逼人不给对方一丝退路。李乃文把这副小人嘴脸拿捏得十分到位,还有些隐约的喜感——这也说明刘全有是个喜欢耍小聪明、但谈不上老奸巨猾得角色。观众喜欢他,无非就是喜欢这份无害而亲切的猥琐无赖。

不过,《爷们儿》编剧却把这样一个人设计为李国生的“一生之敌”,一辈子都在给李使阴招、下绊子,未免有些不妥。在部队的时候,打小报告说李国生和“黑五类”的女儿谈恋爱,可以解释为嫉妒(刘全有追过许婷),但高考前夕给李国生灌酒让他考试失败、拒绝李国生调到自己部门来做下属、告诉李母陈丽不能生育的事实……这些动作就有些莫名其妙了。李国生高考时,刘全有还没混出头,正赖在李家蹭房子住,如果李国生高考成功,自己岂不是可以住得更宽敞?自己混到部门头头时,有个老实听话技术过硬的小舅子(当时刘全有已经娶了李国生的妹妹)做下属岂不是会让自己的位子更稳固?剧中的解释仍然是落在“嫉妒”这个点上,显得十分牵强——从一个彻底的利己主义者角度(这也是刘全有给我们留下的一贯印象)来说,做出让自己吃亏的行为是不可思议的。在本剧中,刘全有的存在价值,似乎就只有“给李国生添堵”这个单一功能,如此便丧失了该角色自身的生命力。

为了追求强烈的戏剧冲突,《爷们儿》设计了大量极端情节,把主角放在非人的处境下煎熬。但一味追求极致的后果,就是常常会让剧中人物的行事逻辑变得牵强和难以理解,这样的角色很难有什么真正的说服力——真是可惜了这几个演员的出色演技